艾文 三
滿是消毒水味的房間,瞳瞳安靜的躺在病床上,左腳被高高的吊起,艾文則坐在一旁削著水果。
“好好的怎麼會弄成這樣呢?”茱麗葉皺著眉看著還不算太狼狽的瞳瞳。
接過艾文削好的水果,瞳瞳輕聲道了謝。“沒有啊,就教新空服員如何使用逃生通道的時候,不小心絆到了東西,然後從逃生滑梯上摔了下來,還好啦,沒什麼大事,就只是腳傷到了而已。”
“這個樣子叫沒事?!”茱麗葉吃驚不已,“小姐,你是一個女生誒,又不像是大男生一樣,身上有再多的傷痕或是印記都可以無所謂。”
剝了個桔子給茱麗葉,艾文拍開她一直敲在瞳瞳傷腿上的手。“不要弄了啦,瞳瞳受傷了耶,要說教也等她傷好再說嘛。”
看了看四周,沒發現素的身影,茱麗葉有些好奇地開口問:“素咧,她還沒有到嗎?”
“不是的,我有告訴她,不過她說她在高雄那邊拍一個雜誌的特輯,會有五天的時間沒辦法回來。”
“這樣哦。”翻了翻記事本,茱麗葉有些為難了。“我明天要跟著禹哲一起去香港一趟,然後再去內地,所以我也會有三天的時間不在這裏,艾文你一個人行嗎?”
“沒關係啦,還有小麗啊,我可以和她輪流來,只是平時上班的話,白天這裏就沒人了耶。”低頭想了想,艾文有些傷腦筋了。“瞳瞳啊,不然還是通知你父母好了,畢竟你是傷到了腳,不管做什麼都不方便,更何況還有上廁所這種比較私密的事情,我們不在的話,那要怎麼辦?”
急忙擺擺手,瞳瞳忙著否定掉她們的建議,“千萬不要!他們住屏東耶,太遠了啦,而且我也不希望他們擔心啊,他們很嘮叨的。反正這裏的護士小姐在,有事我會叫她們幫忙的,沒關係啦。”
“真的可以嗎?小綜他不在臺灣哦,我們不在的話,他也沒辦法來看你,你確定你一個人可以嗎?”
“沒事的,放心好了,我會照顧好自己的。”瞳瞳拍胸脯保證。
拿起包包,茱麗葉準備離開。“我看我還是給你燉點湯留在家裏好了,比較補一點,傷也好得快一點。艾文,醫生有沒有交代說什麼東西是不能吃的?”
“有啊,有啊!”說著急忙從包包裏翻出一張紙條,“都寫在這上面了,醫生還特別叮嚀,豬腳和蝦子是千萬千萬不能吃的。”
“我知道了,那我就先回去了,晚上我再過來。”
把茱麗葉送出醫院,意外的,艾文在醫院的走道上遇到了阮經天。
“誒?你怎麼會在這邊?”
“噓!”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四周,“還不是因為小綜,他一知道瞳瞳受傷的消息,就立刻打電話給我,讓我來看看,還火燒火燎的。”
領著他來到病房,看到瞳瞳剛掛上電話。“瞳瞳,小天來看你了。”
“你來了哦。”晃了晃手裏的電話。“剛剛綜有打電話,他說他有叫你來。”
看了看瞳瞳受傷的腳,阮經天掏出手機照了幾張相片。
“你在幹嘛?”看他莫名的照象,艾文有些不解。
把手機放好,阮經天接過艾文遞來的水杯。“沒有啊,就小綜有交代,他說他要知道瞳瞳傷到什麼程度了,所以我等下會把照片傳給他。”
實在是受不了小綜窮緊張的勁頭,艾文搖了搖頭。“瞳瞳啊,你還真是一個幸福的小女人啊!他人在大老遠,還非得麻煩自己的麻吉兄弟來照看你。唉,什麼時候我也能有一個這麼會體貼照顧我的男友,那就好了喔!”
“歎什麼氣啊,你又不是沒人追,是你自己不甩人家。”扶著艾文的手,瞳瞳坐了起來。“你哦,怎麼也是老大不小了,姐妹幾個裏面,就數你和素還是單身。”
“拜託!你比我媽還會嘮叨耶,就說了緣份還沒有到嘛!”掏出包包裏一直響個不停的手機看了看,“不要說了啦,葉子的電話。”
趁著艾文到外面講電話的空檔,瞳瞳沖著阮經天招了招手。“我跟你說,有件事情我想要拜託你一下。就是我家裏這群活寶女人們哦,你就只見過艾文一個,不過我還有一個朋友,她叫安素,也是做模特兒的,和你不同公司。剛剛你也聽到了,我們這群人裏面,就數艾文和素還是單身了,再加上艾文本來就身體不是很好,所以我想你見的人比我多,人源也廣一些,不如你幫忙看看有沒有適合她們的男生。”
“你的意思是讓我去做媒婆?!”阮經天完全被嚇到,“你開玩笑的吧,這種事情我做不來的啦!”
偷偷看了看還在門口講電話的艾文,瞳瞳放低聲音說:“什麼話!這種事情哪里會很難做,只不過是要你幫我注意看看有沒有什麼好男生而已,又不是要你親自去說媒。去幫我看看啦,你也知道,我整天在天上飛來飛去的,遇到的都是些只會看女人外表的豬頭男人。”
阮經天有些為難地看了眼仍舊在打電話的艾文,雖然認識瞳瞳和艾文是因為小綜的關係,相處過後,他也發現瞳瞳的身上的確是有值得小綜去愛的地方。當然,艾文也是一個好女生,只是……她似乎……
“發什麼呆啊!”敲了敲阮經天的腦門,瞳瞳有些不耐煩了。“一個大男生幹嘛還要想半天啊,你還真不乾脆。啊,她講完電話了!不管了,就這樣說定了!”
“哈?!”不……不會吧?!
“你們在幹嘛?”看到阮經天一臉為難的模樣,艾文好奇地開口問道。
一把拉過艾文,瞳瞳連忙開口回答。“沒什麼啦,就是想讓他幫忙看看有沒有什麼好男生可以介紹給素。”沖著艾文眨眨眼,暗自提醒她別忘了素可是欣賞他很久了。
忍住笑意,艾文只覺得這回阮經天是真的上了賊船了。“小麗等一下就會來,我先回去幫葉子,看能不能幫什麼忙。你有沒有什麼東西要帶來的?”
“嗯……”低著頭想了想,瞳瞳猛拍大腿。“啊,對了!可以讓葉子把我的電腦帶來嗎?不然給我帶幾本小說也好啊,不然我怕我會悶。”
“好,我會和葉子說的。”收好東西,艾文轉向阮經天,“那這裏就先麻煩你了。”
望著艾文進電梯,阮經天回到病房。“小瞳,你們的感情真好,也難怪你會想要幫她們找男朋友。”
無奈地歎口氣,瞳瞳撐著下巴。“大家姐妹這麼長的時間了,在一起經歷的事情多了,自然也會互相關心照顧,只是有些事情……”


茱麗葉因為明天一早就要飛香港,所以現在正在家裏收拾行李,艾文回來的時候,茱麗葉已經收拾得差不多了。
“哇,葉子,你都收得差不多了哦。那要給瞳瞳的湯呢?”
“在爐子上。”放好最後一樣東西,茱麗葉把袋子拉上。“我跟你說,這幾天我和素都不在,你和小麗還要在醫院照顧瞳瞳,不要因為這樣就不做晚飯吃。三天份的食材我都已經做好放在冰箱裏了,我有告訴吳尊,所以他會每天都來這邊幫你們做好飯菜的,就算他來不了也會讓他們的助理來幫忙的。”
“啊?!”艾文沒想到葉子會讓吳尊來幫忙。“吳尊還真的答應你了?不會吧,他是藝人耶,怎麼可能會能時間來這裏,他忙自己的通告都不夠時間了。”
“這個你就不用管了啦。”把燉好的湯盛在保溫瓶裏,茱麗葉不忘叮嚀。“反正這幾天的事情我都打點好了,你就不用擔心了。這幾天,瞳瞳那邊你們可能就要多照看一下,等我回來的時候大概她也可以出院了吧。”
流口水地看著保溫瓶裏的湯,艾文忽然想起瞳瞳要她帶的東西。“啊,對了!瞳瞳她有說在醫院裏呆著會很悶,想要你幫她帶手提電腦或是帶幾本小說去都可以。”
“啊?她在醫院裏還想要手提電腦?”佈置好桌上的三菜一湯,茱麗葉把要帶到醫院裏的飯菜都裝好。“她是不是摔跤把腦子也摔壞了,在醫院裏怎麼可以用電腦,不被護士罵死才怪啦!我會給她帶小說去的啦,你放心好了。”
茱麗葉在吃過飯之後,就帶著東西到醫院裏去了。因為小麗明天沒有排課,所以今天晚上在醫院裏陪瞳瞳的是小麗。艾文一個人在家裏,無聊地看著電視,也不知道該幹嘛。就算瞳瞳或是素因為工作性質的關係,會有一段時間不在家裏,可是最少茱麗葉每天晚上都會回家陪她,現在就只有她一個人,還真的是……很悶!
握著電話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該打給誰,艾文苦惱地盯著電話。“不會吧,難道除了瞳瞳她們,我竟然連半個能海聯絡的朋友都沒有嗎?”
“鈴……鈴……”
眼睛一亮的艾文連忙接起電話,“喂,哪位元?”
“呃?!艾文?我是禹哲,葉子在嗎?”
“哦,她在醫院,找她有事嗎?”
“也沒什麼,就只是想提醒她明天早上飛機的時間,你也知道葉子的記性,她只要一忙起來就會忘東忘西的。”
“也對啦,她的確是有這個毛病……啊,你等一下,我好像有插拔。”轉頭按下通話鍵,艾文興奮的勁頭還在。“喂,哪位?”
“小文,我是吳輝。”
愣了愣,艾文沒有想到吳輝會打電話到家裏來。這幾天瞳瞳她們一直拉著她忙東忙西的,讓她一直都沒有時間去聯絡吳輝。“不好意思,最近事情太多了,一直都沒有抽出空來,找我有什麼事?”
“不知道……現在方便出來聊聊嗎?”
“現在?”抬眼看了看牆上的時鐘,現在才八點多,應該不會花很長的時間吧。“好,我知道了,以前常去的那家咖啡廳,你還記得嗎?我們就在那裏碰面好了。”
“好,就約那裏,十分鐘之後見。”
“嗯。”掛掉吳輝的電話,艾文幽幽地歎了口氣,原本的好心情,都當到穀底了……“喂,禹哲,我有事要出去一下,醫院裏不允許用手機,我看你還是打醫院裏服務台的電話好了。瞳瞳是住長庚醫院,她在三樓。”
“我知道了,你一個女孩子現在還要出去嗎?要注意安全哦。”
“嗯,我知道了,謝謝。”
放下電話,艾文又開始有些莫名的緊張了。分開了這麼長的時間,沒有正式的說過分手,原以為他會像她以前的那些男朋友一樣,到最後,總是不了了之,現在這樣再見面……算是什麼?
再次推開這扇門,看到熟悉的裝飾,似乎連以前她刻意想要忘記的那些記憶,都全部回來了。
“小文,這裏。”
幸好他選的坐位不同,無奈地扯了扯嘴角,艾文笑著上前。“等很久了嗎?”
“不會。”吳輝體貼地為她拉開坐椅,“我幫你叫了檸檬茶,可以嗎?”
“麻煩你幫我換杯溫牛奶。”醫生好像有交代說要多喝些牛奶。
大概是沒有想到艾文會要換飲料,吳輝有些意外。“呃……好,你先等一下。”
看到吳輝起身幫她去換飲料,艾文有種窩心的感覺。以前,他也曾經這樣照顧過她,如果……如果他沒有認識那個女人的話……
接過他遞來的牛奶,艾文輕聲道謝。“找我有什麼事嗎?”
“其實……我只是想來看看你,不知道這兩年來,你過得怎麼樣。”
過得怎麼樣……她還能過得怎麼樣,自己最愛的男人和別的女人走了,她還無法去告訴他那個女人到底對她都做了些什麼。現在,她好不容易把身體養好了,他卻又回來問她過得好不好……這簡直就是笑話……
“就你現在所看到的,你覺得我過得怎麼樣。”
“你好像瘦了,臉色也蒼白了些。”吳輝有些擔心,“你是病了嗎?”
眼睛還真尖。“沒什麼,只是一些小毛病。有什麼事就說吧,你這樣跑來找我,不怕安琪生氣嗎?”
“我已經和安琪分開了。”吳輝淡淡地笑了笑,“其實,我在和她一起出國的半年,就和她分開了,我獨自一個人在國外打拼,現在也算是小有成就。艾文,我是回來道歉的。”
道歉……道歉……“事情都過這麼久了,不用了。”
凝重地搖了搖頭,吳輝認真地看著她。“錯是我犯下的,不管過了多久,我仍是有負於你……”
“不要再說了!”用力地握著杯子,艾文的臉色更蒼白了。“我說過了,不用就是不用了,我不想再提起以前的事情!”
“小文,我知道你不會原諒我,只是……我只是……”
“你只是怎樣!”茱麗葉大吼著打斷了吳輝的話,“小文說的話你沒有聽到嗎!以前因為你的無知,已經深深的傷害過她一次了,現在你又回來舊事重提,跑來找她,你到底想幹什麼!”
“茱麗葉……”看到怒氣衝衝的茱麗葉,吳輝心虛地低下了頭。
冷冷地看了眼吳輝,茱麗葉扶起一直僵在坐位上的艾文。“小文,你還好吧?小哲在外面等我們,我們回去吧。”

全站熱搜

liux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