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醫院裏住了二天,該做的檢查全都做了遍之後,醫生警告瞳瞳如果想要保住這個孩子的話,就不能再像以前那樣拼命的只想著工作,要注意多休息多補充營養諸如此類的。
“那個醫生好囉唆哦!”捏著手裏的藥方,瞳瞳一臉的嫌惡。“這些藥一看就知道是中藥啊,肯定會很苦的啦!”
把她那些藥方收好,艾文幫著瞳瞳一起收拾病房裏的東西。“再苦你也要給我吃下去!放心好了,我和素還有葉子都會盯著你吃的,要知道我生病的那段時間裏,你們也是分分鐘的盯著我吃那些苦死人的藥。”
“你的意思是,你現在在報復就對了。”苦著一張臉,瞳瞳現在只有歎氣的份。“素剛剛打電話來說會過來接我們,我看我們在這裏等好了。”
“瞳瞳啊,剛剛那個醫生不是寫了四張藥方給你的嘛,怎麼現在只有三張啊?”翻來翻去都找不到那最後一張,到底是跑哪里去了啊?
撇撇嘴,瞳瞳倒是真希望那張藥方最好永遠不要被找到。“不知道啦,我哪有去注意那麼多啊。小文,素快來了,我們在這裏等就好了啦。”
“你哦!都說了是這藥方是對寶寶有好處的,吃一吃沒差的啦。”看看時間還早,艾文決定去找那個醫生再寫一份藥方。“你在這裏乖乖別亂跑哦,我去找那個醫生再要一份藥單,素來的話,你們等我一下。”
沒讓瞳瞳有反對的機會,艾文抓起另外三張藥方就往醫生辦公室走,被醫生又訓了一頓之後,艾文終於拿到了那第四張藥單。
雖然這裏是醫院,不過因為是婦產科,所以整個樓層都裝飾得很溫馨。甚至可以看到有小孩子在走道裏奔跑,雖然他們的身後總是會有護士或是父母跟著,但他們的臉上都會漾溢幸福而又滿足的笑容。
扶住身邊一個快要摔倒的小孩,艾文把他還給了他的父母。
“還記得媽媽怎麼說的嗎,要和阿姨說謝謝哦。”孩子的媽媽不失時機的教導孩子應有的禮貌之後,也連連向艾文道謝。
笑著和那個孩子還有他的母親說再見,艾文不自覺的又看著孩子出神。如果……如果她的孩子,當年沒有失去的話,現在也該是會說話會走路了吧……
“小文?”
以為是瞳瞳來催她,沒想到回過身之後,竟然會看到一個她以為再也不會見到的人-吳輝。
沒想到會這裏見到她,吳輝連忙迎上去。“小文,你怎麼會這邊?身體不舒服嗎?”
“沒有,只是來看一個朋友。”不著痕跡的躲開吳輝拉著她的手,艾文看了看他來的方向。“你一個人?來探病的?”
“嗯,我的部長生小孩,所以我今天是來恭喜她的。”不在意艾文躲開他的動作,吳輝臉上的笑意一直都沒有消退過。“沒想到竟然會在這裏遇到你,我現在要回去了,你呢?不如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我今天是來接瞳瞳出院的,等下會有人來接我們。”
“小文,我只是想和你聊聊,可以嗎?”
敵不過他懇求的目光,艾文無奈地歎了口氣。“你想和我談什麼?我們之間早就已經結束了,結果你現在卻總是在遇到我的時候用這種懇求的眼光看著我,你想從我這裏知道什麼或是得到什麼?”
“不是的,我並沒有這樣想過,我只是……”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辭彙表達他的意思,他只是想……
“小文,你還在這裏幹什麼,瞳瞳說你……吳輝?!你在這裏幹什麼。”本來是找許久都沒有回去的艾文,卻沒想到會發現那個討人厭的吳輝竟然又纏著艾文。“你找上小文又想幹什麼!”
看到強悍的素咄咄逼人地質問著他,吳輝有些怯懦地低下了頭。“我沒有……我只是想……”
“好了。!”揮手止住吳輝正要說的話,艾文現在頭痛得快要扯掉自己的腦袋了。“素,你帶瞳瞳先回家去,這個是醫生給的藥單,總共四張,記得要按時給她喝。我和吳輝去附近的咖啡廳,不會太長時間的,有些事情,總是要完全的結束掉,才是正確的。”
讓素先離開,艾文只想一次性把這件事情結決,她不想一次又一次的再和面前這個男人有任何坐在一起的機會!
“你想和我談些什麼?”
坐在位子上的吳輝顯得有些不知所措,現在的艾文和以前相比,多了一些自主,少了一些無措。“小文,我……我只是想說,對於兩年前的事情我……”
“關於你那些抱歉和內疚的話,我不想聽。事情已經過去二年了,你應該也知道我不想再和你有任何的牽扯才對。”
“沒有牽扯?我們之前連孩子都有了,你怎麼可以說我們之前沒有牽扯!”吳輝沒有想到艾文會否定他們之間曾存在過的關係,甚至否定掉孩子。
“你在不滿?你有什麼資格對我大吼!二年前你就放棄我們之間的感情,現在你竟然還坐在這裏對我說什麼孩子?難道你都沒有羞恥心的嗎!”失控的艾文在險些把手裏的水杯丟到吳輝面前,止住了自己的衝動。深呼吸之後,艾文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當年孩子沒有辦法留住,我曾經很恨你,非常恨,恨到當時如果你站在我面前的話,我會用盡所有我所知道的最殘忍的方法去殺了你。”
“對不起……”艾文話裏透露出的恨意,讓吳輝意識到當年自己的所作所為不可能會得到艾文的原諒,“對不起,當年是我錯了,我……我不敢要求得到你的原諒,但是我只是想……”
“孩子。”關於原諒的事情,她已經不願意再去想了。“關於我們之間的事情,你一直想知道的,到底是孩子還是其他的什麼?每次當我以為你要和談孩子的時候,你卻又逃避掉了這個話題,現在你和我坐在這裏,你到底是想從我這裏知道什麼?”
局促不安地坐在位子上,吳輝幾次張嘴,都不知該說些什麼才好。
有些受不了再和吳輝繼續處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她想結束掉這場談話。
“既然你不知道該怎麼開口說的話,那麼從現在開始我希望你能聽我把話說完,不要打斷我。”也許這會是她真的最後一次和他這樣面對面的坐在這裏了。“二年前的時候,當我知道我懷孕的時候,我開心。因為我知道,我和你會有一個幸福的家,有我、有你、有孩子,這會是一個幸福的三口之家。可是當我開心的回到家想要告訴你這一切的時候,等著我的,卻是安琪和她那群沒有人性的打手。她告訴我你決定和她在一起;她告訴我你要和他一起出國;她告訴我你決定要永遠的離開我,就因為她可以幫你得到那個你一直想到的出人頭地的地位!知道我是怎麼想的嗎?我什麼都沒辦法想,空白一片,我所能想到的只是,我不會再幸福了,我的孩子……是一個沒人要的孩子。我從來都沒有對你有過多的干涉,也許正是因為這樣,才會讓你決定放棄這段感情。而且我也一直都知道你想要出人頭地,想要成為那些大人物,所以在我仍舊愛著你的情況下,我決定對你放手,不想去做那個阻擋你前程的人。可就算是這樣,她卻不肯放過我,說是為了可以讓你死心踏地的跟著她,她要絕斷我這條後路。在那些男人對我拳腳相加的時候,她發現了我包裏的檢驗單,我的噩夢就這樣開始了,我……”
似乎是想到以前那些痛苦的事情,艾文哽咽了。“她總是發出一種怪笑聲,不停地嘲笑著我懷著一個把我丟棄的男人的孩子。她那樣的眼神讓我害怕,當我想要保護這個孩子的時候,她卻奪過那些人手裏的棒球棍,朝著我的肚子狠狠地打下去,一下又一下的……我好恨你們,真的好恨好恨!我恨你始終都把事業放在第一位,進而犧牲掉我,我恨她竟然能下得了狠手!”
想要伸手去安慰她,卻又明白他早已失去了那個資格。收回僵硬地舉在半途中的手,吳輝不知道該做些什麼才能讓痛苦中的艾文,不再傷心。這些由他引起的傷害,二年前已經深深的傷害過她一次,沒想到現在又是由他揭開那個瘡疤,再次讓她面對那場悲劇。
“小文,我……我知道你的傷痛,我根本就無法體會,但是當我知道我曾經有過一個孩子但又被剝奪掉的時候,我的心裏同樣也是非常的憤怒,雖然已經遲到了二年多,可是……”
“今天會和你說這些,並不是想從你那裏聽到或是得到些什麼。”抹掉臉上的淚水,艾文覺得心裏輕鬆了不少。“因為這件事情,在我的心裏留下了不小的陰影,讓我至今都無法面對一份新的感情。心理醫生告訴我,最好的解決方法,就是由我親口告訴你這件事情,讓我自己親身去面對你。並不是想要你也和我一樣痛苦,而是在我看來,對於這件事情,你必須要知道,也必須要明白,你讓你自己失去了什麼,你的責任是什麼。”
原來是這樣,這樣也好……這樣也好……
“沒錯,一直以來,我總是習慣的逃避著一切有可能會讓我失敗的事情,從小就是這樣。對你,對安琪,我也許沒有真的付出過什麼,但是我卻明明白白的看到你對我付出的所有,然後我開始害怕,害怕如果我再繼續面對單純善良的你,我會放棄當初的夢想,我渴望成功,渴望能得到別人的認可。可是我不能在那個時候放棄,在我沒有成功之前,我不想放棄。”
點點頭,現在艾文倒是能理解他當初的想法了。“所以在你不知道我已經懷孕的情況下,你覺得分開,對我們兩個來說都是最好的結局。”
“我一直都是這麼以為的,一直都是……”
“王八蛋吳輝!把你的爪子從我姐手上挪開!”
氣勢洶洶的Pinkie從前門大步走來,一把抓住吳輝手用力甩開。“你臉皮會不會太厚了些!幹嘛總纏著我姐不放!”
“芊芊!”在公眾場合,艾文拉拉了Pinkie的衣袖,示意她不要那麼大聲。
“喂,是我。我們已經準備要走了,把車開到後門來接我們。”掛上電話,Pinkie給艾文披上外套,把她扶起來。“你也真是的,幹嘛還要理他啊!難道他傷你傷得還不夠嗎!走了啦!”
“等……等一下!”伸手想拉住被Pinkie拉走的艾文,卻被Pinkie反手打了下去。“你!”
“幹什麼!”Pinkie沒好氣地對他喝斥,“我和素她們不同,我不會去理會什麼女生該有的矜持,加拿大的教育告訴我,對於那些傷害我和我家人的人,不用太過客氣!你最好記住這一點,如果你再來騷擾我姐的話,我一定不會放過你!”
看著盛怒中的Pinkie把艾文帶走,吳輝愣在當場。艾文,是真的已經走出了他的生命,儘管這個女孩兒曾是那麼的美好,也許真的是應了那句老話,“越是在身邊的,越是不懂得珍惜,總是在無法挽回的時候,才想起那份當初的美好”。

一語不發地拉著艾文來到咖啡廳的後門,打開車門Pinkie什麼也沒說,艾文歎了口氣,跟著她的身後上車,默默的關上車門,一樣也是什麼也沒說。
“那個……小文,你還好吧?”
“我沒事。”輕輕地回應大東,艾文只是望著窗外什麼也沒有說。
尷尬地看了眼坐一旁同樣關心的吳尊,大東不知道還能說些什麼,只是她們兩姐妹的樣子看上去似乎都很糟。
“大東,開車吧,我們先回去再說。”撥了個電話給素,Pinkie的口氣和善了許多。“素,是我……嗯,我接到她了,看上去還蠻穩定的,沒什麼異樣就是了……他?我管他去死啊,沒修理他就很不錯了。庫伯有在家嗎?……對啊,找他有點事要談……好啦,我會和她說,其他的等我們回去再說。”
掛上電話,素揉了揉額際,這個家裏真是沒一個讓人省心的傢伙,還好葉子雖然迷糊又花癡,但至少不會捅什麼大婁子。
“怎麼樣,她們什麼時候回來?”擦乾淨手,小麗數著冰箱裏還能用來做晚飯的食材。“之前說大東和吳尊開車去接的她們,那要不要準備他們的晚飯?”
“先準備他們的份好了,他們應該會留下來才對。”剛剛聽Pinkie的口氣,她似乎還在氣頭上,看到她們兩姐妹這樣,那兩個傢伙不會好奇才怪。“啊對了,瞳瞳的藥準備好了沒有?她到時間該吃藥了。”
從廚房裏把黑呼呼的藥端出來,小麗的臉都皺到一塊去了。“早就準備好了啦,只是這個味道聞著就苦死人了,姐她會喝得下去才怪。”
“喝不下去也得喝啊,這可是醫生千嚀萬囑的。”接過小麗手裏的藥碗,素往瞳瞳的房間走去,順手再帶了幾顆梅子糖。
把藥放在一旁的床頭櫃上,素拉開瞳瞳蒙在頭上的被子。“你在幹嘛啊,快點起來吃藥了,這可是小麗花了不少時間熬好的,快點吃掉,我已經把糖都拿來了。”
“可是這麼苦,喝不下去啦。”癟著嘴,瞳瞳可憐兮兮地看著素。“不然你往裏面放多一些冰糖好不好?”
“你是想得糖尿病,還是想讓你肚子裏的寶寶被糖給淹死啊!”狠狠地在他腦袋上敲上一記,素覺得瞳瞳好像又更白癡了一點。“安份的給我把藥喝乾淨,小文等一會兒就回來了,我可不想連著你們兩個一起操心!”
“嗯?Pinkie找到她了嗎?”皺著眉頭一口氣喝掉碗裏的苦藥,瞳瞳連忙剝了一顆梅子糖丟進口裏。“嗯,還是這個好吃。對了,小文她沒出什麼事吧?”
“有她那個厲害的妹妹在,她不會吃虧的啦。等一下她們就要回來了,大東和吳尊說不定也會留下來吃飯,所以等下如果你覺得好點了,就出來吃晚飯吧。”收拾好空的藥碗,素安慰地拍了拍她的腦袋。
只有素和小麗兩個人實在是沒辦法把大家的晚飯都準備好,無奈之下,素只有打電話給還沒有回家的葉子求助了。
“葉子,你還有多久才回來?”
“晚上我不回去吃飯了,阿儒好像有點不舒服,我想多陪陪他,怎麼了嗎?”看了眼仍在工作中的辰亦儒,葉子覺得他的臉色比之前好像又更蒼白了些。
“啊,你不回來哦,那……那晚飯怎麼辦?你不回來,小光也和唐禹哲出去約會了,家裏沒有會做飯的人了啦。”這下是真的完蛋了,兩個會下廚的女人都不在家,家裏除了一個隻會吃的孕婦之外,等下還有幾個大胃口的人回來……“小葉,今天我們接瞳瞳出院了,等下Pinkie、小文、大東還有吳尊都會回來吃晚飯,家裏是有菜啦,可是沒有人會做耶。”
“這樣哦,不然……不然我還是回去好了,不過我這裏比較遠,回去的話可能還需要一點時間……”
“不是啦!”連忙打斷葉子的話,雖然是很希望她能回來啦,不過既然辰亦儒有事的話,她也不好去妨礙他們兩個。“我不是要你現在回來,只是想說有沒有什麼辦法,是可以讓我們這種不會做菜的廚房白癡都可以做出吃得下去的食物。”
讓不會做菜的廚房白癡都能做出讓人吃得下去的食物?嗯……這個是有點難度誒,也沒辦法讓吳尊做啊,他做的東西都不合她們的口味,不然……不然……
“啊,對了!素,你可以做火鍋啊,我記得廚房最旁邊的那個櫃子裏還有半罐火鍋底料的。反正火鍋就是把所有的食材都丟進去就可以了,也不用特意去做什麼口味之類的。”
火鍋?!火鍋!可是大東和吳尊他們現在能吃這個嗎?“嗯,我知道了,我會試看看的。”
掛上電話,素和小麗一起把冰箱裏所有的食材都拿了出來,可是弄來弄去都覺得好像不夠吃誒,才幾樣東西而已,看都覺得不夠,更何況還有那個活動胃袋吳尊在。
“這樣會不會不夠啊?”撥來撥去,怎麼樣都覺得不行,“我看我還是再去買一點東西回來好了,有那個吳尊在肯定就不夠吃,現在還要加上我姐那個孕婦,這些東西一定不夠的啦!”
和素稍微商量了一下之後,小麗帶著錢包出門去買菜,素則在家裏照顧懷孕的瞳瞳。不過小麗才離開五分鐘而已,素已經快要被她給弄瘋了。仗著自己懷孕,再加上醫生囑咐要多臥床休息,瞳瞳樂得呆在床上動都不想動一下,總是支使著素做這做那的。能夠指使素這個冷豔模特兒做事可不是天天都會有的事情,難得有這樣的機會,瞳瞳當然不會浪費掉。
“素,幫我倒杯溫開水好不好?我口渴了。”
把熱水瓶和半杯涼開水放在瞳瞳的身邊,素點著她的鼻子,一個字個字地說道:“看在你是孕婦加病人的份上,我不跟你計較,晚上葉子和小光都不在家裏吃飯,所以今天是由我和小麗來準備晚飯。為了這頓飯,我頭都快要炸了,你就少給我找麻煩了!”
“呃……好嘛,我知道了啦……”縮了縮脖子,看得出來素是真生氣了,瞳瞳聽話的接過水杯,笑笑什麼也沒有說。
少了瞳瞳在一旁吵鬧不休,素的進度快了許多,用得到的食材都已經洗好分類放在旁邊,湯料也已經放在鍋子裏煮,現在除了該到的人還沒有來之外,就只有小麗說會帶回來的食材還沒有上桌了。嗯……還得要等多久啊?現在這個鍋子裏的湯料聞起來就已經很不錯了,害她肚子裏的饞蟲都已經在蠢蠢欲動了啦!
“叮咚!叮咚!”
還沒等素開門,就已經有人把門打開了。從廚房裏探了個腦袋出來,才發現原來是艾文和素她們回來了。
“這麼快就回來了?我以為你們沒有這麼早的。”看出她們幾個之間的氣氛似乎並不怎麼好,素給她們準備了一些喝的之後,又縮回了廚房裏。
“素!”在家裏轉了一圈都沒有看到庫伯,Pinkie跑到廚房裏找素。“你之前不是說庫伯在家的嘛,怎麼現在都沒有看到他人啊?”
“他接了一個電話之後就出去了。”小心地看顧著爐子上的火,素不停地往鍋子裏面加東西。“說是等一下會回來的。誒,小文她還好吧?那個吳輝他沒有給小文什麼刺激之類的吧?”
“他敢!”撇撇嘴,Pinkie靠在廚房的門框上。“我到那裏的時候,他正抓著老姐的手,我差點沒把它給跺下來。不過老姐看上去倒是沒什麼事,更像是整個人輕鬆了下來。所以我只是嚇唬嚇唬他,好讓他別再來找老姐,我可不想再重複二年前的那種生活,要知道,老爸老媽到現在都不知道老姐二年前的事情。”
愣了愣,素一直以為Pinkie已經把那件事情告訴了小文的父母,畢竟那個時候,他們每天都通電話超過二個小時。
“你……竟然瞞著父母?!小文也沒有告訴他們?老天爺啊,你們是怎麼做到的?”
“相信我,如果讓兩位老人家知道這件事情的話,只怕當時我們要擔心的可不止是老姐而已。老爸老媽如果知道這件事情的話,只怕老姐早就被老爸趕出家裏了。”看了眼整個人都縮在陽臺沙發上的艾文,Pinkie此刻又覺得心疼不已。“曾經我以為她真的已經放下了那件事情,直到有一次,我發現她看著幼稚園裏的孩子發呆,她的眼神裏滿滿的都是痛苦與愧疚……那個時候我才知道,她根本就沒有放下過那件事。她一直把它藏在心裏,小心的藏著,不想讓我們為她擔心。可是我希望她可以完完全全的放下過去,去找到屬於她自己的幸福。”
幸福嗎?那是曾經離小文最近的東西,可是現在卻是她最避之為恐不及的……
“你們……到底在說什麼?”站在她們的背後,吳尊端著水杯,一臉蒼白地看著她們。“你們到底在說什麼?小文她……她到底怎麼了……”

全站熱搜

liux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