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一生之中都有著不同的難關要闖。有時,他們會離成功只有一步之遙,但卻無法繼續堅持下去;有時,無論他們抱著怎樣的堅持,都無法成功。
人生就是有這麼奇妙,無法每件事的發展與結果,但這個過程,卻有著無數的可能。

就在瞳瞳和小綜好不容易和好的時候,素和艾文已經從陳醫生那裏知道了葉子的情況。
“陳醫生……你說是真的?你……你確定沒有弄錯?”
扶了扶架在鼻梁上的眼鏡,陳醫生也不希望這是他弄錯了。“按這些檢查結果來看,我的初步診斷還是那個,小葉是患了阿茲海默症。”
阿茲海默症,是一種持續性神經功能障礙,說白一點,就是老年失智症。可是小葉才二十幾歲,怎麼可能會就是得了阿茲海默症了呢!
“陳醫生,小葉才二十多歲,怎麼可能會是患了阿茲海默了呢!她不這麼年輕,不管她會得什麼樣病,但是……但是都不可能會阿茲海默啊!”
做為一個醫生,他十分了解患者家屬在得知患者的病情時,都會有什麼樣的反應。只是她們幾個和他已經認識好幾年了,平時她們幾個有些什麼頭疼腦熱的都會來找他,只是這回……
“小素,我建議你們最好還是讓葉子來醫院一趟,做個全面的檢查,也好確定一下病症。另外……你們有把葉子的病情和她男朋友說嗎?在病情確定之前,最好讓他有個心理准備。”
葉子並不知道她們來找陳醫生的事情,所以陳醫生的提議,也不知道葉子會不會同意。更何況,如果確診了葉子的確是患了阿茲海默的話,又該怎麼告訴她的家人,告訴Calvin呢?

“素,怎麼辦啊。”心情跌到穀底的艾文無力地撥弄著盤子裏的食物,她現在超沒食欲的。“我們是先告訴Calvin,還是告訴葉子啊?”
撐著腦袋,難得一次的,安素沒有顧及自己的形象問題,她現在是一個頭二個大。“我哪裏會知道啊,這種事情,我們果然不應該瞞著當事人自己去查……”
“可是現在總不能不去做吧,這種病是會死人的誒,如果小葉沒有進行治療的話,天知道她……”
“小文!”厲聲打斷艾文的話,安素滿臉嚴肅地看著她,“現在只是懷疑而已,你不要說得好像已經是確診了似的!”
“好嘛,知道了啦。”知道自己說錯話的艾文低下頭,輕輕攪著杯子裏的果汁。
“有了!這個!這個理由一定行的!”興奮地拉著素的手,艾文終於想一個既可以讓小葉去做檢查,而且她又不會拒絕的理由。“我們可以說是去做健康檢查啊!這樣她就不會懷疑了吧,而且今年的健康檢查不是我們還沒有去做嘛!”
對哦,她怎麼忘了這件事情!做健康檢查的話就可以了啊,更何況現在瞳瞳有了寶寶,去做檢查的話,更是合情合理的啊!
“對,就這麼辦!”
心急火寮地兩人沖回家,也不管小綜臭著的一張臉,二人拉著瞳瞳就進了臥室。
“幹嘛,幹嘛啦!”好不容易才收回被素拉得生疼的手臂,瞳瞳委屈得都快哭出來了。“現在是怎樣啊,幹嘛突然拉我進來啊,是又出什麼事了哦。”
討好似地給瞳瞳倒來一杯果汁,艾文挨著瞳瞳坐下來。
“瞳瞳,我們有一件事情要告訴你,很嚴肅,真的很嚴肅。”
看她們兩個一臉正經的模樣,瞳瞳也開始緊張了起來。“幹……幹嘛啊,怎麼你們二個都是一臉……”
“瞳瞳。”沒讓瞳瞳繼續瞎猜下去,素決定速戰速決。“葉子出事了,我和小文去陳醫生那裏問葉子的症狀到是怎麼回事,他說葉子的症狀是阿茲海默症,但是為了謹慎起見,他希望葉子可以去醫院做個全面性的檢查。”
聽完素的話,用震驚都不足以形容她現在的模樣。其實最初了解阿茲海默這種病,她們幾個是從一部韓國電影裏知道的。女主角才二十七歲,就被診斷出已患上了阿茲海默症,原本以為用藥物可以控制住病情,誰知道卻是一點用處也沒有,她的病情惡化得相當的快,為了不給她的丈夫帶來不必要的拖累,她給自己聯系了一家療養院,然後給丈夫留下了一封含著淚水的信,就離開了。
當初她們幾個看這部電影的時候,全都哭得淅瀝嘩啦的,看完之後,還特意去網上查了查這個病到底是怎麼回事。只是當這個原本只應該出現在電影的情節,突然出現在她們身邊的時候,她們全都是懵了。
“你……你確定?沒有弄錯嗎?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這是會死人的病誒!葉子……葉子她還這麼年輕,怎麼可能會患上這種病,不會的……不會的!
“瞳瞳,我們也都不願意相信這件事,雖然陳醫生說按症狀推論,應該是阿茲海默,可是為了保險起見,他認為我們應該讓葉子去醫院做個全面性的檢查。”
大概是素的話太過刺激,瞳瞳呆愣了許久都沒有回過神來。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瞳瞳。”握住她的手,艾文直直地看著她。“現在葉子還不知道我們去找陳醫生的事情,而且我們也不敢把陳醫生的診斷結果告訴她,就是怕她受什麼刺激。所以我們想來想去,就只有說趁著你現在正好懷了寶寶的時間,我們幾個都去醫院做個健康檢查,然後陳醫生再順理成章的讓葉子去做全面性的腦檢查。”
聽起來她們似乎都已經計劃好了,而她和肚子裏的寶寶就是那個正大光明的理由。
“嗯,我明白你們的意思了。不過我要和小綜說一聲,免得他到時候什麼都不知道,反而把事情鬧大。”
結果原本並不是很複雜的一件事情,被她們這麼一弄,好像她們是在做什麼秘密任務似的。知道了事情原委的小綜哭笑不得地幫她們守秘,不管怎麼說,他也知道對於Calvin來說葉子的份量就等同於瞳瞳在他心目中的份量。如果今天是瞳瞳出事的話,他……他不確定自己會變成什麼樣……
因為艾文和葉子都是藝人的私人助理,所以她們進出醫院的時候都會非常小心,就怕被那些八卦記者看到後又亂寫一通。
“誒,我們這樣會不會太誇張了點?”
看著大家都戴著默鏡和大邊帽,葉子被她們弄得有些摸不著頭腦了。以前她們到醫院做健康檢查的時候,好像也沒有像現在這樣吧。
拉下葉子不停想要摘掉大邊帽的爪子,素小小聲地嚇唬她。“誒,你要知道,你現在的身份是唐禹哲的助理,小文又是飛輪海的助理。要是你和小文同時出現在醫院裏的事情被那些八卦記者們拍到的話,他們一定會寫是你們二個幫他們幾個到醫院來拿藥或是其他什麼之類的,現在的飛輪海和阿哲不能和剛出道的時候比了,他們現在已經紅了,你就不怕會連累到他們哦!”
“可是我們幾個女人這麼明顯的走進醫院,那些記者再怎麼愛編也不可能會編到他們身上去啊。”雖然覺得有些奇怪,但她還是下意識地留意著四周的情況。
“你笨哦!斷章取義的事情,那些記者可沒少做,你都不看娛樂新聞的嗎!”
好不容易進了電梯,她們幾個才把大邊帽都摘了下來。
仔細想想,也對啦。藝人本來就是媒體們注意的焦點,在他們身邊工作,多多少少也會被記者盯著一舉一動,萬一她們有哪一點沒有做好的話,馬上就會被記者們扯到藝人身上,說什麼是藝人授意他們怎麼怎麼做的,有時候真的會有一種被冤枉到無力的感覺。
按照護士指示,她們幾個做完了一個又一個的指標檢驗。到最後差不多快要結束的時候,葉子突然被告之還要去做一個腦部掃描。
“啊?!護士小姐,我只是來做例行的身體檢查,為什麼要做腦部掃描啊?這好像不是身體檢查的常規項吧?”
護士正要說些什麼,素連忙把葉子拉過一旁。
“這個是我要求醫生多開的啦,前幾天你不是一直說頭疼嗎,然後這幾天我也是頭暈得厲害,所以想說趁著今天就幹脆一起檢查掉,免得再跑一次嘛。”
雖然素的解釋是非常合乎情理的,但葉子總覺得有哪裏是怪怪的,卻又說不上來具體是什麼。抱著檢查一下也無妨的心思,葉子還是跟著護士進了掃描室。
陳醫生特意讓素和葉子一起進去談,為的就是怕葉子知道了自己的情況後,反而不肯告訴她們。
小文和其他人在等候室裏,雖然知道事情原由的人只有小文和瞳瞳,但因為不知道葉子在知道了病情之後,會有什麼樣的打算,所以她們到現在也沒有和其他人說明。
等到素和葉子出來的時候,葉子的神色明顯不對勁,正想說點什麼,但素卻輕輕對她們搖了搖頭。小文會意地拉了拉瞳瞳的衣袖,不管怎麼說,至少她們可以從葉子的神情中看出來,她的確患上了阿茲海默症。

回家之後,葉子什麼也沒什麼說就進了房間,素跟在她身後,擺擺手沒讓她們跟進去。小麗滿頭霧水弄不清到底是怎麼回事,小光也是霧煞煞。
“小文,葉子和素到底是怎麼了啊?”拿著檢驗結果單,小光還是不知道到底是哪裏出了問題。“這些單子的結果都是正常啊,也沒什麼問題嘛。”
嗯……雖然她是知道為什麼啦,不過她也不能說啊。“這個……我也不是很清楚誒,反正素進去了嘛,等下問她好了。”
“哦。”小麗點點頭,轉身看到阿光手上拿著一疊檢驗結果單,覺得奇怪得很。“奇怪了,檢驗結果不是應該明天才會出嗎,怎麼你就有結果了啊?”
“這個是我拜托醫生那邊加急趕出來的,而且他還收了我加急費,好貴哦。”翻了翻手裏的檢查單,阿光把葉子的部分抽出來。“呐,這個是葉子的結果單,我看來看去這些單子的檢驗結果都是正常的啊,也沒有什麼不對勁的嘛。”
傻眼地看著小麗和阿光手裏的那些結果單,艾文覺得自己快要暈倒了,她怎麼都沒有想到阿光竟然會讓醫院加急出檢驗結果……
“那個……阿光啊,好好的你怎麼會想要加急結果單?是……你有什麼特別想要知道的嗎?”
阿光突然臉紅地低下頭,害羞地捏著手裏的結果單。“算是有吧,其實我是看到瞳瞳姐有寶寶了,我就想說,如果可以的話,我也想要有一個我和阿哲的寶寶。所以我幹脆就趁著這次檢查啊,隨便讓醫生幫我看一下,我現在的身體狀況適不適合啦,然後我又比較心急一點,等到明天的話,我實在是等不了,所以就幹脆讓醫院裏加急出我們的檢驗結果嘍。”
搞了半天……原來是這樣啊,害她緊張了半天!
等一下!阿光想要有寶寶?怎麼回事啊,現在是流行懷孕還是怎樣啊,怎麼一個個的都想要寶寶?
“阿光,那禹哲知道你想要寶寶的事情嗎?還是說你打算到時候給他一個驚喜?”
“可以嗎?”阿光突然眼睛發亮地看著艾文,“我的確是想要給他一個驚喜,可是我又怕他到時候會生氣,所以到現在我都沒有拿定主意……”
還驚喜咧,她看是驚嚇還差不多!
“那個……阿光,其實這種事情嘛,你們兩個一起商量著來,不是挺好的嘛。總不至於你還要弄得像瞳瞳似的,兩個人差點吵起來,那樣對你或是對他來說,都不公平嘛……”
“不公平?”有些不明白她的意思,阿光歪著腦袋看著她。
還想再說些什麼,艾文突然發覺自己的衣袖似乎被什麼勾住了,回過頭才發現,是瞳瞳在扯著她。“你又幹嘛啦!”
“你當我不存在啊,當我的面說我的壞話。”
因為素說孕婦不能吃刺激的食物、不能吃辛辣的食物、不能吃海鮮……不能吃這個,不能吃那個的!所以家裏就只買了些新鮮的瓜果蔬菜,現在瞳瞳是非常鬱悶地的啃著手裏的黃瓜。
“哪有,只有正好用你來做個典型教材嘛。”知道孕婦的脾氣不是很好,所以艾文連忙把包包裏事先就准備好的零食遞給他。“好了啦,她正打算要一個寶寶,你也知道如果她瞞著禹哲的話,天知道以後會有多少麻煩事被曝出來。”
“嗯……那倒也是……”癟癟嘴,瞳瞳更加鬱悶地縮在了沙發裏。
暫時不想去理孕婦的心理情緒,艾文悄悄地把阿光拉到了房間裏。
“最好不要讓瞳瞳聽到我們的對話,我可不想對著一個情緒失控的孕婦。”關好門,艾文坐回阿光的身邊。“嗯,我們之前說到哪裏?啊,對了,是不公平!沒錯,就是這個。要知道他們是藝人,這個職業需要他們對外來的任何刺激馬上做出最適當的反應,所以對於他們身邊有關於他們自身的事情,他們最好能在第一時間知道。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她有說清楚嗎?最近好像她總是有些詞不達意……阿茲海默症應該不會傳染吧……
“呃……我知道,就是說,如果我是阿哲女朋友的事情和懷了寶寶的事情同時都被記者發現的話,會對阿哲有不好的影響,是這個意思吧。”
“對,沒錯……”她果然變笨了……
“可是……如果我小心一些的話,應該不會有事才對吧?”說白了,她就是不死心的想給禹哲一個驚喜。
嗯,這種“小心一些”的事情,應該是誰也沒辦法拿捏得准的吧。那些記者可都是一些嗅覺靈敏得不像人類的家夥,這種“小心一些”的事情怎麼可能會逃得過他們的鼻子。
“我覺得你還是聽小文的話,比較好一些。”風情萬種的倚在房門口,素捧著一杯果汁。
皺著眉看著倚在門口的素,小文實在是……
“我的媽啊,這只是在家裏誒,你有必要連在家都是這副模樣嗎?這裏沒有導演也沒有帥哥,你的‘嫵媚動人’應該是用不到的啦,收起來,收起來,看著刺眼……”
白了她一眼,不過安素還是把外套給穿上了。“雖然說這種話,對你是很不禮貌的,不過我覺得還是要告訴你比較好些。你知道我們幾個會住在一起,是因為禹哲的關系,並不是其他什麼曖昧的因素,而是因為我們幾個是很單純的喜歡他。在和他成為朋友之前,我們都只是他的粉絲而已,後來因為葉子的關系,我們幾個都相繼的認識了他和飛輪海的那幾個,而瞳瞳更是戲劇性的因為工作的關系,和小綜交往上了。所以,基於最初的那個理由,雖然我們對禹哲的喜歡,和你對禹哲的喜歡是不同的,但是關心和愛護他的心都是一樣的。也許在某些事情的處理上,我們想得並不是很周到,但是我希望你可以明白,我們所想的都是為了禹哲能夠更好的在娛樂圈裏發展。”
嗯……這麼一大段話說出來,艾文是聽得頭暈眼花的,不過聽來聽去,她也沒有聽出來素有勸小光的話啊!真是的,盡是說一些讓人聽得頭暈的話,而且她都聽得渾身汗毛都立起來了,好惡心哦……
“嗯,我知道你說的這些事情,也知道你的意思,我只是……只是想給他一個特別的禮物……”
知道之前的想法可能會對自家愛人的工作造成困擾,阿光只是覺得有些委屈,看來她對阿哲的事情還是想得不夠周到。

全站熱搜

liux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