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吳尊會聽到她們的談話,素和Pinkie都嚇了一跳。
“你……你怎麼會在這裏?!”看了眼陽臺上的艾文,Pinkie壓低聲音說道:“你這樣白著一張臉,大家會以為老姐出了什麼事!”
“我只是……老天!我本來只是打算來填杯果汁的,沒想到會聽到你們之間的談話,因為和小文有關,所以我就……” 讓自己不再那麼的心慌,吳尊努力平復著自己的情緒。“我知道我不該偷聽的,可是你們剛剛談論的是小文。所以我想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就算你是明星藝人也好,是我們的朋友也好。”直直地看進吳尊的眼底,Pinkie的口氣突然變得異常嚴肅,“你不覺得你剛剛的問話,已經超過朋友之間的界線了嗎。還是說,你是想以什麼其他的身份立場來詢問我艾文的事情。”
“我……”一直以來,他雖然都是暗自的隱藏著這份感情,想要等到適合的時機再向小文說明,可是……“我喜歡小文,一直都喜歡她。在明白對她的感情之後,原本我是想向她表白的,可是每次想向她提起的時候,她的眼中,總是有著滿滿的哀傷和無奈,讓我怎麼也沒辦法說下去。”
明白聽到他說出心裏的感情,Pinkie的心裏多少好過一些,最少她知道,如果他有可能會和老姐在一起的話,他會認真的對待這份感情。“所以呢?接你的說法,嚴格說起來,你也只是暗戀我姐而已,你覺得我會讓一個連告白都沒有勇氣的人知道我姐的過去嗎?”
說得對,嚴格說起來,他的確是一個連告白都沒有勇氣的人。“我喜歡她,我要追求她。如果可以的話,我是真的想過要和她一起過一輩子,只是我連她哀傷原因都不知道,想要解開她的心結也無從下手。這只會讓我覺得她的心裏始終都有著一堵高牆,誰也無法翻越。所以如果你們知道可以推倒這堵高牆的方法,請告訴我,你們也不希望她一直都這樣不開心地過著每一天吧。”
看著在陽臺上發呆的艾文,Pinkie和素的心裏都不好受。雖然是過了二年多的時間,可是大家都知道,在艾文的心裏,她始終都有著無法癒合的傷口。
“那是小文心裏最深的一道傷痕,她花了將近二年的時間來平復心理和身體上的傷口,可是到現在為止,都沒有辦法完全的癒合。那是連我們都無法安慰的一道傷口,只能靠她自己了。”回過身看著一臉深思的吳尊,素只有深深的無力感。“我們能說的,只有這些了,如果你真的夠喜歡她、夠愛她,那我希望你可以撫平她心裏的創傷。雖然我們幾個是很親密的朋友,可是卻沒有辦法讓她完全地走出那件事的陰影,所以……所以你覺得是拜託也好,要求也好,如果你真的決定要和艾文一起一輩子的話,那麼就請認真的對待這份感情,不要輕易地說出分手的話。”
沒想到素會對他說出這種話,吳尊訝異地看著她們。“我……知道了,在小文接受我之前,我只會默默地守在她身邊。”
看著一直在陽臺上發呆的艾文,廚房裏的三人,心裏都是泛著濃濃的酸楚,如果……如果當年沒有遇見那個人的話,如果沒有遇到他的話……

熱熱鬧鬧的飯桌上,大家都在勸說瞳瞳,希望她能放棄空服員的工作,但是空服員是瞳瞳的最愛,而且現在她還可以再在空服員的職位上多服務幾年,這個時候讓她提前放棄,自然是會有不舍。
“啊!瞳瞳,你肚子裏是不是多長了一個胃啊,桌上的菜全都被你一個人吃完了啦!”撥弄著桌上的空盤子,Pinkie都快要哭了。“菜都被你一個人吃掉了,我還沒有吃飽啦,你是長了幾個胃啊!”
“幹嘛啊,那我肚子餓了嘛……”委屈地咬著筷子,瞳瞳也是一臉的無可奈何。“不然,我去廚房裏看看還有什麼可以拿來做菜的好了。”
“你坐著不要動啦!”受不了瞳瞳的白目,小麗無奈地搖搖頭,“要是又摔到了,我可賠不起。”
沒聽清小麗說的是什麼,大東和吳尊一臉的疑惑。“你說什麼?”
“啊,沒什麼的,沒什麼。”知道瞳瞳不想讓太多人知道懷孕的事情,大家連說話都小心翼翼的。可是說話的時候,說一半吞一半的,還真難受。“因為醫生有囑咐過嘛,要讓她好好的休養,不能太過勞累了,所以……所以當然是不能讓她累到嘛!”
真難拗!
不明白小麗在說什麼,大東聳了聳肩,才想著要吃完碗裏的東西,卻在下秒叫了起來。“啊!吳吉尊!你是被豬附身了哦!幹嘛把我碗裏的東西也吃掉啊,我都還沒有吃飽誒!”
“是你自己不吃的,一直放在那邊,吃的東西冷掉了就不好吃了,我看不要浪費所以才幫你吃掉的。我哪知道你是還要吃的啊。”
“那是我放在碗裏放涼的,太燙我放不了嘴裏!你動作也太快吧,誒,那是我最喜歡吃的菜耶!”
看到兩個當紅偶像竟然為了一碗菜而在那吵嘴……還真難看啊……“那個,不用為了這種事情……”
“可是你一直放在碗裏都不吃,只是一直看著芊芊,那我當然會以為是你不吃的啊!”
一直看著芊芊?
“誒!你……你胡說什麼啊!我……我哪有一直看著她啊!我只是……只是……”
誒?他們兩個好像怪怪的……
“只是怎樣,說不出來吧!我看你是‘秀色可餐’吧,你看都看飽了,不用吃了啦!”
這句成語不是這樣用的吧!
“你們兩個……”實在是聽不下去他們兩個白癡似的對話,Pinkie滿臉的黑線,“小麗對廚房裏的東西都不熟啦!吳尊,反正你很會做飯,不如你去廚房看有什麼可以幫忙的,至少我們吃到肚子裏的東西不會是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大東,我看你也去打個下手,幫幫忙好了,你也好挑一些自己喜歡吃的東西,我記得之前小麗有買很多東西回來的。”
把他們兩個打發去了廚房之後,飯桌上的大家都松了一口氣,聽他們兩個的對話,真的是會讓人……口吐白沫……
“瞳瞳,你打算什麼時候告訴小綜實情?總不能一直瞞下去吧,你能瞞,你肚子也瞞不了啊。”
戳著碗裏的青菜,瞳瞳也已經是苦惱了很久了。“我知道,可是在他改變想法之前,我是絕對不要告訴他,我才不要做一個只能呆在家裏的煮飯燒菜的黃臉婆咧。”
“黃臉婆?你會不會想太多了啊?”艾文只覺得她專門在想些有的沒的,當年她懷孕的時候,也沒像瞳瞳這樣啊。“你和他好好談一下嘛,你們兩個一起解決了那麼多曾經出現在你們中間的難題,不可能這個會把你們難倒的。”
“不知道啦!以前我和他曾經討論過這種事情的,當時看他的樣子,是很確定他會讓他的老婆成為一個在家裏相夫教子的人。可是如果把那個人換成我的話,那我一定會瘋掉的,我才不要那樣咧。”
“那你的工作呢,你總不會打算挺著個肚子上飛機吧。”咬著筷子,素想知道她那個小腦袋瓜裏到底都在想些什麼亂七八糟的。“做了那麼久的空服員,你應該瞭解,懷孕的前三個月是危險期,是不能乘坐飛機的。”
“我知道……”
“那麼你應該做好轉職的準備了吧。”
“我……我還在考慮啦,總不能我在還沒有找到適合的位置之前,就先把空服員的職位給辭掉吧。”
“說得也對……”
“對什麼對啊!”白了艾文一眼,素看著瞳瞳,認真地說道:“上次你說如果現在轉職的話,你還能自己挑職位來轉,如果等到你正式服務到期的時候來轉的話,那可就沒有你挑的份了,你總不想做一份連自己都不喜歡的工作吧。”
話是沒錯啦,不過在公司裏能挺著肚子工作的職位還真沒幾份。算來算去,好像怎麼算都是現在換職位比較划算些……
“好嘛,我知道了啦。”嘟著嘴,瞳瞳為自己即將失去的職位哀悼。
決定好了職位之後,在給小綜發了一個短信之後,瞳瞳回到了公司。填寫完了轉職申請之後,她來到了公司的培訓部門,公司裏除了空服員之外,她在這裏呆的時間算是最長的吧。以前在這裏接受培訓,後來又在這裏培訓新的空服人員,看來看去,公司裏面好像也只有這裏最適合她了吧。
“小瞳啊,你真的決定好了要加入我這個部門了嗎?”
朴部長和她是老熟人了,每次來這裏代課,都是朴部長提出的要求。“嗯,我已經考慮好了,與其到時候轉到一個我不喜歡的崗位上,不如趁現在我還可以挑的時候,找一個需要我,而我也適合的崗位,這樣對大家都好。”
眨眨眼,朴部長可不認為這會是她轉職最主要的原因。“誒,少忽悠我了,你以前有多喜歡空服員這個職位,我又不是不知道,你可是我手上畢業出去最出色、最優秀的一個學生。說實話吧,你轉職的真正原因是什麼?”
就知道瞞不過她……
“其實……是因為我懷孕了,所以就算是我再怎麼喜歡空服員的工作,也要放下。再說,我再過段時間不是也要轉職了嘛,所以就想說趁著這個時候,一起辦掉算了,免得還要分二次來辦。”
“你懷孕了哦!”朴部長一臉興奮地拉住瞳瞳,“一直都有聽說你那個神秘男朋友的事情,還想說什麼時候帶他來,好讓我們認識認識的,沒想到你竟然這麼快就懷孕了!”
呃……如果小綜是可以讓她隨隨便便帶來公司的人的話,她也不用一直瞞著公司裏的這群好朋友啊,她們又不像是素她們那樣……
“呵呵,其實他最近因為工作的關係去日本了,本來想說……想說要選一個好日子舉行婚禮的,沒想到卻突然檢查出已經懷上了,再加上他又要去日本出公差,所以就只有延後了。”反正她們都不可能見到小綜本人的啦,那她剛剛那樣說應該是沒什麼關係的吧。
“去日本出公差?”愣了愣,朴部長沒想到連准爸爸的面都沒有見到,竟然就飛了?
“嗯,去日本了,說是會一段時間,大概是要三個多星期吧。雖然會有回來的時間,但是因為是去那邊學習深造的,所以他能呆在這邊的時間不會很長。要辦婚禮的話,時間上也有些倉促,才會想說等到他在那邊完成學習,然後我也把孩子生下來之後,再來辦婚禮。”
被瞳瞳的話嚇得連喝下去的茶都嗆了出來,朴部長可沒想到婚禮會放到孩子生下來之後。“生完才要辦婚禮?那……那樣的話,你就放他一個人在日本也放心?你不怕他……”
“偷吃?”如果他能偷吃的話……他應該不會吧?“呃……當然我也擔心過,有哪個女人會不擔心自己的老公有一天會對自己失去興趣,所以我仔細確認過他的課程安排,我想他除了上課和復習之外,最多的時間應該就只是花在睡覺和做夢上了。”
雖然拍戲和學習是差很多沒錯啦,不過時間上應該是沒什麼時間去把妹才對吧?同劇的女演員嘛……應該是沒那個美國時間才對……
“也……也對啦,那到時候要記得給我帖子哦,你的婚禮我是一定要到的!”
把申請報告交給朴部長,也答應她如果決定好請客辦酒席的日期之後,一定會將請帖奉上。離開培訓部門之後,瞳瞳突然發覺自己現在空閒了很多,原先的部門已經申請了轉職,所以不能再參加任何一班航班的飛行,然後培訓部門的轉職還沒有通過審核,她也不能在培訓部門任職教導任何一堂課程。
以前每次到公司的時候,都覺得公司裏的走道太長,太花時間了,可是今天卻第一次發現公司其實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大,走完公司裏的每條走道,只花了二個多小時而已……
“原瞳?”
聽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轉過身,才發現原來是自己的……現在應該是叫前組長了。
“郜組長,怎麼這麼巧啊,你們今天沒有飛嗎?”
“有,不過是明天,今天我是過來拿行程表的。”看著這個已經跟著自己好幾年的孩子,當她得知原瞳要轉職的時候,著實是嚇了一跳。“聽部長說,你已經辦好了轉職手續,怎麼樣,想好了要去哪個部門了嗎?”
“嗯,我已經把申請交給培訓部門了,之前我有在這個部門擔任臨時助教,相較於其他部門來說,我比較這個部門的運作,所以我想我還是轉職到這個部門會比較好些。”
“那祝你在新部門裏可以發展順利。”
“謝謝!”
在公司裏閑晃了半天之後,瞳瞳差點要準備回家了,結果在最後一分鐘又接到朴部長的電話,說是讓她代一堂空服員的課程。
好吧,反正都在公司裏,閑著沒事也是沒事。
“好啊,這堂課是在哪里教的?模擬機艙嗎?”
“對,課程是教導新人如何在飛行中應付提出各種各樣難題的顧客。”
“好,我知道了,還有五分鐘是吧,五分鐘之後我會去模擬機艙代課。啊,對了,課時是不是有四堂?”
“對,分別是今天週一、週三的上午、週四的下午和下星期一的下午。”
記下部長說的時間和課程地點,瞳瞳回到休息室準備好等下就需要用的課程道具。處理掉置物櫃裏的咖啡和茶包,她記得醫生有說過,這些東西裏面的咖啡因會影響胎兒的成長發育,看來她得要戒掉這些東西了。
“嗯!痛……”
輕輕撫摸著小腹,才一個多月的肚子,根本就看不出什麼,只是摸上去有些硬硬的地方。醫生說,這個硬硬的地方,就是寶寶生長發育的地方。她最近有按醫生的吩咐好好休息,也有好好的吃那些營養餐和那些中藥,可是剛才肚子……怎麼又會痛了?等下要去模擬機艙上課,應該不會有什麼影響才對吧?
“原瞳?你怎麼樣了?臉色很不好誒。”
“哦,沒事,只是……只是有點累,醫生囑咐過我的藥大概是忘記吃了,我只要吃完藥就沒事了的。”
謝過同事的關心,瞳瞳取出醫生開出的維他命吃下去。想不通……只不過是維他命丸而已,平時她吃東西的時候,也沒少吃那些營養的東西,還是說懷孕的人特別容易缺少維他命?

素為主角的那場秀馬上就要舉行了,這段時間素一直都忙著在公司裏為秀排練,都沒有時間去管新家的裝潢。好在小麗和Pinkie都有時間可以去新家那邊,不然的話,天知道那些工人會把新家裝潢成什麼樣子。
“什麼?你是說瞳瞳懷孕了,但是不想告訴她男朋友?那她該不會是打算自己一個人生下這個孩子,然後獨自一個人養大?”
“她是沒這麼說啦,她只說過,她和小綜之前有些問題一直都沒有……呃,應該是達成一致,所以她才不想把懷孕的事情告訴他,大概怕的就是這個吧。”真討厭,明明昨天都有做面膜的,怎麼臉色還是差這麼多啊,看來排練還是不能做得太晚。“怎麼辦啊,臉色差成這樣,補再多粉都看得出來啦!”
取過她手上的粉底液,庫伯幫她細細地上粉。“這個你可以交給我啦,我化妝的技巧一定比你好很多。倒是那個瞳瞳,你們都不擔心她萬一被她男朋友拋棄了,那她和她的小孩不就很可憐了。”
“這個就可以放心了,小綜是不可能會拋棄瞳瞳的啦。”拉扯著被庫伯捏在手裏的頭髮,素不滿地梳著,“平時看小綜和瞳瞳的互動就看得出來啊,你都不知道他有多緊張瞳瞳。而且他和辰亦儒一樣,只要瞳瞳一旦對禹哲發起花癡來,他就開始橫吃飛醋。所以啊,他是不可能會放棄瞳瞳的啦。”
“這樣哦。哎呀,我給做造型啦,你把頭髮放手啦!”梳著素的頭髮,庫伯萬分憐惜的模樣。“那就是說,瞳瞳肚子裏的小孩,一定會是私生子的身份囉。”
“私生子?”被他氣到顧不了什麼淑女氣質的素,翻了個大白眼給他。“不可能會是私生子的啦!以我們對小綜的瞭解,他是一個很重視家庭的人,所以他不可能會放任瞳瞳不管的。所以你就不要再在這裏烏鴉嘴了,好事都會被你唱衰的啦!”
被素的中文繞得有些暈頭轉向的庫伯不在意地揮揮手,“啊,不管了!你們東方人的想法向來都是奇怪的,怎麼想都想不通!誒,瞳瞳現在才懷孕一個多月?以前在家裏的時候,我姑媽的女兒……啊,你們應該是叫表姐是吧,我看她懷孕的時候整個人都是渾身沒勁,每天每天就只知道睡覺,那個時候我母親沒少給她燉補品。瞳瞳呢?她怎麼樣?這幾天都沒有看到她,不知道她會不會和我表姐一樣的情況。”
“放心啦,瞳瞳身體壯得咧!別看她個子小小的一個,牛都不一定有她強壯,所以她不可能會那樣的啦。”嗯……綠色為主的秀,那妝也要綠為主才行,可是這個顏色會讓她的臉看上去一點生氣都沒有,真難辦。“她現在又回公司裏去上班了,她才不是紅樓夢裏的那些官家小姐呐。”
聽不懂素又在說些什麼,嘟囔了幾句庫伯又回到了前臺。在化妝間裏閒聊了許久的兩個人,都沒有發現一直站在側門後的阮經天。本來想進去打個招呼的,卻在聽到素說瞳瞳懷孕了之後,愣住了,一時之間也不知道到底是該離開還是直接進去,就這麼站在門後聽了起來。
聽到的東西不多,但至少他已經知道瞳瞳懷孕了,也知道她已經回航空公司上班了。小綜現在喜事臨門了,身為好兄弟的他當然得要恭喜一下才行!
掏出口袋裏的電話,阮經天一臉興奮的模樣。“喂,我阮經天。你小子啊這麼大的消息都不打算告訴我這個好兄弟嗎!”
“啊?你在說什麼啊?”還在劇組裏的小綜,被阮經天摸不著邊際的話弄得一頭霧水。
“還在裝啊,就是瞳瞳的事啊!你們兩個有孩子這種喜事幹嘛要瞞著我們大家啊,弄得我還是從別人那裏聽說的,這種好事呢,當然是要我們大家一起出來慶祝慶祝才行的!”
“什麼懷孕啊,你楞頭愣腦的在說……瞳瞳懷孕?!”被阮經天活活嚇了一跳的小綜差點沒把手裏的電話給摔出去。“你……你剛剛說瞳瞳懷孕?”

全站熱搜

liux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