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葉子生病的事情,還是讓Calvin知道了,好在是由葉子自己去說的,雖然不知道安素和葉子都說了些什麼,但至少這是一個好的開始。
只是不知道他們兩個談的結果是什麼……
“誒,你們說,他們二個會談成什麼樣?”愰著杯子裏的酒,pinkie突然問道。
“不管他們談的結果是什麼,那是他們二個人的決定吧,我們哪能摻和什麼。”已經有些醉意的安素晃著腦袋喃喃自語著,“如果他們二個都能一起面對這件事的話,不就正好證明了他們是就算是未來都能一起度過的終生伴侶嘛。所以啊,他們是天生的一對,天生的一對!”
鬱悶地戳著盤子裏的零食,艾文狠狠地瞪著她們杯子裏的酒。
奇怪了,明明是大家說好了一起來酒吧喝酒泡男人的,為什麼就只有她們可以喝酒,偏偏她就只能喝飲料啊!!
“誒!”拍掉艾文偷偷伸向酒杯的手,小麗倒了滿滿一杯的飲料的遞給她。“你啊,還是老實點好了,你就只能喝這個,不許碰酒!”
“鬼丫頭!”趁著另外二個人已經有些迷糊了,艾文努力撐出威嚴的模樣,“好歹你要叫我一聲姐,幹嘛這樣拍我的手!”
“那是因為我不能讓你碰到酒精!”再次拍開艾文想偷襲酒瓶的手,“幸好我有酒精過敏症,可以看著你,不然的話,天知道還有誰能看著你!”
嘖!幹嘛個個都要把他當成小孩子啊!氣死人了!
“美女,能和你喝一杯嗎?”
“滾開啦,臭小子!姑奶奶今天心情不好!”真是夠窩囊的了,居然被一個小自己幾歲的丫頭教訓!
醉得有些茫的安素,一把摟過艾文,拉著她就進了舞池。
“小文,我好悶哦。為什麼……為什麼那個呆頭鵝就是不明白我的心呢……為什麼……”
無力地翻了翻白眼,艾文只能努力地扶著喝醉的安素,好讓她別摔倒。真是的,她才應該要問為什麼吧,她是來玩的耶,可是為什麼她要來照顧這個喝醉的女人啊,也不知道Pinkie喝得怎麼樣了,小麗到底能不能應付得了她啊?
輕輕地被拍了拍肩膀,艾文沒理會那個拍她肩膀的人,大概又是那些看她們喝醉了,想來搭訕占便宜的人!真是的,她想錯了,真的不應該到酒吧裏來的,這裏的男人根本都是想要找一夜情的人嘛!
她錯了,這裏根本是不可能找到所謂的真愛嘛,唉。真是煩人,怎麼後面的那個家夥就是不明白她根本就不想理會他的意思啊!
“你到底有完沒錯啊!”煩極了的艾文實在是受不了後面的那個人,才想回過頭狠狠地罵他,結果卻是被後面的那個家夥狠狠地嚇了一跳。“你!你!你怎麼會在這裏?!”
天呐,她還以為是哪個腦袋秀逗的家夥,結果沒想到竟然是……竟然是……
“你小點聲啦!”因為是在酒吧裏,音樂聲實在是太大了,所以他幾乎是貼著艾文的耳朵在說話。“我可不想在這裏引起騷動,你小聲點!素是不是醉了?”
看了眼已經完全癱在她身上的安素,艾文怎麼都覺得已經沒有必要特別說明了吧。
伸過腦袋看了眼她懷裏的安素,他也只有無力搖頭的份。“素交給我吧,我送她回去好了,你妹不是還在那邊嗎?小麗之前打電話給我的時候,她說有事要先離開,所以你現在是不是要去看看Pinkie?”
什麼?小麗打電話給他?
“是小麗叫你來的?”
“對啊,她說她有事要去瞳瞳那邊,所以打電話叫我來把素送回去。”接過艾文懷裏的安素,小心地按住她胡亂揮動的手腳。“我的媽啊,喝醉酒的女人真是恐怖。啊,對了!小文,素我就先送她回去了,等下會有人來接你和Pinkie的,你在這裏等一下好了。”
“啊?!你不順道接我一起走嗎?”小麗到底是在幹嘛?她到底是叫了幾個人來啊?
壓了壓帽沿,他按下剛剛素差點揮到他的手。“小麗說會有人來接你,讓我先帶素回去。你們幾個女人啊,真是夠面子,好歹我也是工作滿檔的模特兒加藝人的身份,結果卻來做你們的司機,如果被那些媒體記者知道的話,大概我的身價會下跌吧。”
“你在說什麼啦!”遠遠地看到小麗似乎還守在Pinkie的身邊,艾文貼著他的耳朵說道:“我說阮經天大少爺,能夠做我們這幾個人的司機,可是別人想求都求不來的;再說了,你就算是工作滿檔,結果小麗一個電話,你還不是來接人了,朋友嘛,當然就是有需要的時候,就要隨傳隨到的啊!不過小麗叫了誰來接我啊?如果我問她的話,小麗那個鬼丫頭是絕對不會說的,你告訴我啦!”
“唉,你喔!我看也只有你會讓他心甘情願做你的司機才是!小麗是打給吳尊啦,她說他力氣夠大,應該是可以應付二個喝醉酒的女人。”
什麼?!打給他?還說她喝醉酒?這個死丫頭,她到底想幹嘛啊,之前一滴酒都不讓碰,結果現在又在別人面前說她喝醉酒,她真是奇怪誒!
回到座位上,看到Pinkie安然無恙地睡倒在沙發上,艾文倒是有些意外。“奇怪了,你是怎麼讓她這麼安靜的睡著的?上次她也只是喝了一杯酒之後,就到處發酒瘋,雖然說現在她的酒量已經練出來了,可是酒品也會隨著酒量而改變的?”
“怎麼可能會有那種事情,她剛剛可是差點非禮了隔壁桌的那個男生誒!”收拾好東西,小麗把Pinkie的東西全都交給艾文。“我姐那邊急著找我,所以我現在要過去看看。還有,我已經打電話叫人來接你和Pinkie了,所以你先在這裏等等好了,應該馬上就會有人來接你的。”
啊哈!對了,她差點忘了這個!
“你幹嘛和吳尊說我喝醉了?讓他來接人就是啊,可是為什麼要騙他說我喝醉了?”她又明明沒有喝醉……
“你這個笨蛋!”點了點她的鼻子,小麗實在是很佩服她的後知後覺。“你哦,真是不知道要怎麼說你才好。你到底是真的沒發覺,還是假裝沒發覺啊!唉,算了啦,反正機會是有了啦,接下來就算你自己了。”
“啊?!”被小麗說得一頭霧水的艾文,滿臉疑惑地看著她離開。“這個鬼丫頭,真是的,到底在說些什麼啊……”
確定Pinkie還睡著,艾文無奈地喝著杯子裏的飲料。真是的,她一直都有在修養身體,而且她只是把酒倒一點點在裝飲料的杯子裏,有什麼關系啊,又不是一杯純的酒,真是的!
實在不想繼續呆在吵鬧的酒吧裏面,所以艾文扶起睡得不醒人事的Pinkie坐到酒吧門口旁邊的花壇上等。雖然在門口也不是很安靜,從至少比裏面要讓人清靜些。
趕走第三個前來搭訕的人,艾文無力地癱在Pinkie的身上。她到底要等到什麼時候啊,真是的,就算是他忙到沒時間過來,好歹也來個電話通知她一下吧,讓她幹等在這裏算什麼啊。
好不容易包裏的電話終於響了,看到來電顯示的對象是汪東城,艾文連忙接通電話。“怎樣,你是代他來接我們的嗎?你們之前一直在忙哦。”
“差不多啦,也可以說是這樣。”躲在車上,汪東城一直在搜索著她們兩個。“吳尊沒有時間過來,所以讓我來接你們。誒,你們現在還在裏面嗎?我不方便去找你們,我的車就停在旁邊的左側門這裏,你們能過來嗎?啊,對了!Pinkie她還好吧?喝醉了嗎?”
“她還好啦,已經睡著了。我現在正在酒吧門口,你在左邊是嗎,那我現在就帶她過去。”扶起睡得沒有一點知覺的Pinkie,艾文吃力地把她扶上車。“真是的,她怎麼變重了,是吃得太好的原因?重死人了!”
看到Pinkie睡得這麼安穩的樣子,大東覺得真的是不可思議。“誒,上次你們二個喝一杯就倒的時候,我們幾個好心送你們回來,結果你們二個還發酒瘋咧!也不知道你們二個嘴裏到底在嘟囔著什麼,脫完自己的衣服之後,什麼也沒說就沖過來脫我的衣服,當時差點被你們嚇死……”
“誒!這件事情你一定要記到現在嗎!”臉紅地打斷他的話,艾文覺得自己的臉都快要燒起來了。“你吃飽了沒事記這種事情幹嘛!快點開車啦,你再在這裏呆下去的話,難保不會被人發現!”
“啊,對……對……我現在開車,馬上就開!”
在後面扶著睡熟的Pinkie,艾文靠在椅子上想小眯一會兒,結果才轉個頭竟然就看到亞綸笑得一臉燦爛地看著她。
“我的媽啊!嚇死人了啦,你在後面幹嘛都不出聲啊!”
“什麼啊,好歹我是當紅團體飛輪海的炎亞綸誒,你都上車多久了,竟然到剛剛才發現我的存在,你也太傷我的心了吧!”
嗯……好像是有理啦……不過她又不故意的。“對不起啦,Pinkie喝醉了,我忙著照顧都來不及了,所以才沒看到你的。”
“嘻嘻,我知道,剛剛是開玩笑的啦!”把早就准備在一旁的飲用水遞給艾文,亞綸好奇地看著她。“奇怪,你怎麼還好好的沒有事?沒有喝酒嗎?”
“她們不讓我喝啦……”說到這個她就有氣,委屈地要命。“有誰聽過到酒吧裏竟然是不喝酒,只喝飲料的!”
“啊?只喝飲料?”亞綸瞪大了眼睛看著她,“呃……是因為上次你和Pinkie發酒瘋的關系,所以她們才不讓你喝的?”
“臭小子,你一定要點我的死穴嗎!”丟了個白了眼給他,艾文被他氣得夠嗆。真是的,只不過是醉過一次而已,幹嘛把她說得好像是個貪杯的酒鬼似的。“耶?!辰亦儒呢?他沒有和你們在一起?”
“他當然是去陪葉子了啊,他現在除了工作之外,最重要的工作就是陪著葉子,好讓葉子一直記著他。”
對哦,葉子現在正是需要人陪的時候,好在辰亦儒和她的爸媽都夠陪在她身邊……
“啊!”葉子的爸媽昨天來臺北了,那……那辰亦儒他和葉子的關系豈不是就被發現了?!
“亞綸!Calvin他……難道他已經和葉子的爸媽碰過面了?”
“嗯?”忙著和手裏的餅幹袋子奮鬥的亞綸現在沒空抬頭看他,“不知道,沒聽他說起過。可惡,這個怎麼這麼難打開啊!”
下意識地,順手接過他手裏的袋子幫他打開,艾文還在想著葉子的事情。“之前還有聽到葉子說她還沒有把Calvin的事情和家裏人明說,如果現在突然讓她爸媽見到Calvin的話,他們會不會被嚇到?”
“被嚇到?”因為嘴裏還含著碎餅幹,亞綸差點被嗆到,“咳,咳,幹死我了……水咧?水放到哪裏去了?大東,水瓶被你放到哪裏去了?”
“啊?我就直接丟到車後座上的,你再找找看吧。”
下意識地,順手從凳子底下拿出一瓶還沒有開動過的水瓶交給亞綸。“之前聽葉子說,他們兩個之間好像就是因為要不要讓家裏人知道Calvin的事情,而兩個人鬧了脾氣,差點吵起來。如果……如果這次葉子的爸媽能夠知道他們的女兒現在正和當紅偶像交往的話……”
“應該會勸葉子和Calvin分開吧。”
“啊?為什麼?”不解地看著前面開車的大東,艾文第三次把差點滑到座位底下的Pinkie撈起來。
“因為我們都是藝人的身份,對於長輩們來說,我們的職業可以說是最不穩定的。我們不管是職業也好,男女交往也好,私人生活也好,在他們看來,一定都是混亂的吧。所以演藝圈裏的人,是最難和自己喜歡的人一直堅持到底的。不是因為我們雙方不能堅持,最大阻力其實是來自雙方家裏的長輩。”
哇,好有心得的一段話……不知道大東是不是被拒絕了很多次,所以才會有這種心得的。
“啊,對了!我記得我有把一包零食放在車子上的,嗯,怎麼找不到了,奇怪。”翻來翻去都沒有翻到自己要找的東西,亞綸突然抬頭看向艾文。“小文,你知不知道那包零食在哪裏?”
“我怎麼可能會知道你的零食在哪裏,你自己再找找啦。”白了他一眼,艾文幹脆把Pinkie放倒在自己的大腿上。“真是麻煩的家夥,明知道自己不會喝幹嘛還要喝啊!”

順利地把她們兩個送到家,大東一把抱起Pinkie。
“小文,你先上去開門吧,Pinkie我會抱上去的。亞綸,你一起來吧,我怕你留在車上的話,會被路人發現。”
“嗯……我想多睡一下,不要吵我……”
看他實是累到不行的模樣,艾文也覺得還是讓他留在車上繼續睡好了。“大東啊,不如還是讓他呆在車上好了,難得你們能有休息的時候,就讓他繼續睡吧。”
“不能讓他呆在車裏睡,萬一被過路的路人認出來的話,不知道會有什麼後果。所以,你還是叫醒他,他再怎麼想睡,也讓他上去睡好了。”
“哦,我知道了。”大東的話有理,如果讓人看到當紅偶像就這麼大剌剌的睡在路邊的車子裏的話,的確是不太好。“亞綸,醒醒,上去再睡啦。亞綸?阿布?醒醒啦,上去好不好,醒一醒。”
實在是被艾文吵得沒辦法了,亞綸揉揉眼睛恢複了一點清醒。“上去睡……哦,好,上去睡……”
困到不行的亞綸,幾乎是被艾文架上樓的,雖然他們四個裏面他算是瘦小的,不過還是把艾文給累得夠嗆。好不容易才把他安置在沙發上,艾文覺得自己快斷氣了。
“大東,我看亞綸可能今天要睡在這裏了,怎麼你們就像是工作了三天三夜沒休息似的,你看你要不要……”
說了半天的話,結果根本就沒人聽她在說什麼。把一個喝醉酒的人放到床上應該用不了多少時間吧,從進門到現在少說已經有一刻鐘了,那麼……大東在哪兒?
“大東?”廁所沒有。
“汪東城?”廚房沒有。
“汪大東,你到底在哪裏!”可惡的家夥,該不會還在Pinkie的房間吧!
才想去Pinkie的房間查看一下,就看到大東從房間裏走出來。“你那麼大聲做什麼,他們二個都在睡覺。”
氣死她了!Pinkie是她妹誒,他一個大男人和她妹單獨呆在房間裏,她當然會緊張啊!“要死了你,在我妹房間呆那麼久做什麼!”
“你在想什麼啊!”紅透了一張臉的汪東城尷尬地看著她,“我……我就只是送她回房間而已,又沒有什麼!”
切!懶得理他!
從葉子的房間裏取出一條備用的棉被蓋在亞綸的身上,小文給大東倒了杯熱水。看他一直揉著額頭,小文有些擔心地問道:“你怎麼了,頭疼?”
“還好,就是有些累,我好像沒辦法開車了……小文,可能我今天也要借住你這裏了……”
唉,就知道會這樣,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不過他們這樣繼續工作下去的話,那離他們住院休養的日子也不遠了……
“沒問題,不過明天你離開的時候,要當心一點,頂樓的那家人把他媽接來了,老人家都是閑閑沒事到處晃的,所以你離開的時候,注意一點。”
“嗯,我知道了”
雖然不是第一次睡沙發,不過這是大東睡得最愉快的一次。
離得好近啊……雖然隔了一個房間,不過比起以前任何時候,都覺得此刻是離她最近的……
“大東?”
不知道什麼時候睡醒的亞綸,直接放大了一張臉在大東面前。
“哇!!幹嘛嚇人啊!一家早拍完了啦!”
撓了撓後腦勺,雖然是醒了,不過他也只是半夢半醒而已。“我尿急啦,你剛剛笑得好難看……”
“難看?”奇怪了,燈全關了亞綸還看得到他笑得難不難看……
“嗯,笑得好色……”絲毫不知道自己已經點燃火苗的亞綸,還在黑暗裏摸索著小夜燈的開關。

全站熱搜

liux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